Monday, September 12, 2011

蘭嶼


之前有提過自己收集影像的某種習慣,喜歡把它們擱著,雖然很不即時但對我來說卻很有情感。時間是一組很微妙的觀念,快慢緩急,皆有相應之處;或說生命變化的太快也是一個因素,屬於過去狀態的物件似乎就是最好的檢視對象。

而現在,我們可以輕易地說出討厭或喜愛的原因。——那些原本當下說不出口的一切。








0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